看了一些猜測的文字,發現其實我還不算是最黑暗的那個文字製造者。我一直在猜文字背後的真正意義,但是無奈我是絕對猜不著的。

有時我會感嘆,過去曾經有過的一些憧憬不知怎地好像個灰煙般的湮滅,有時人情莫名奇妙的就消逝了,一年一年的生日祝福從沒有過回覆,所以我不會再製造那些70字祝福。這就是所謂的一些人無奈於將情感形式的轉化嗎?我不祈求一定要是怎樣的方式,因為本來它就從未做為唯一某種形式。只是,沒有黯淡過的彩色卻無聲的再也不見蹤影,只是讓人感嘆人之情感冷卻之快速。我只能祝福,遠遠遠遠地祝福,至少曾經,快樂過。希望你現在也能快樂,過去、未來,都是,都要。

很淡很淡,你給我的顏色,你給我的想像。

你跟我想像的很不同,其實我們都只是曾經活在彼此的假象當中的那個影子吧。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