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小時候,每次屆至傍晚時刻,在炎熱的夏末我最愛吵著老媽給我零錢去買一支十元的布丁雪糕。我總覺得,那就像是好吃的布丁倒過來、又比布丁更冰更好吃十倍以上的點心。而末端的焦糖部分便是每個小孩子心中的天使,總是不捨的一口一口把他吃完,再意猶未盡的在嘴裡品嘗那甜死人不償命的美妙滋味。

我也是那個把焦糖部分當聖品的小孩子之一,記得每次把冰棒拿出包裝袋的時候,就像朝聖一般,開始觀察著這根冰棒,猶豫到底要在哪個部位下"口"才好?

想著想著,不忍心把那只有一點點的焦糖部分先吃完,就直接在中段蛋黃雪糕部份咬了一大口,再慢慢品嚐這雪糕。無奈,我想獨自慢慢品嚐這美好滋味的小小心願,卻總抵不過炎熱的夏對冰品無情的摧殘。"啪"的一聲,焦糖部位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神風特攻隊一樣,頭部直接向下墜地,散了一地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長大以後,我已經很久沒再吃布丁雪糕了。但是,我開始發現,很多事情帶給我類似布丁雪糕那樣消逝而生的惆悵。就好比事情不是你堅持到最後就一定會有甜美的果實。等待,也不是就一定會等到想要的結果。很多人、很多事,常常就像那塊布丁焦糖體,啪的一聲,突然的消失在你掌握中。即使你很堅持,即使你再渴望,焦糖體還是掉落了一地,猶不知究竟是因為他自己的墜落,還是太陽無情的想把它帶走。

大概就像小丸子某集裡面,地震演習那天小丸子把營養午餐最愛的布丁留在最後一個吃,可是來不及吃完就實行地震演習,結果那顆布丁就這麼進了大胃王杉山的肚子裡,小丸子只能看著杉山吃進嘴裡,無能為力,也只能在心裡大聲哭喊,那樣的惆悵吧...。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