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以少爺起家的金錢豹,過去三年在執行長蔡亞倩帶領下,

徹底扭轉以往技術至上的思維,研發與購併雙管齊下,

走出酒店市場框架,即便面臨市場殺價競爭,淨利仍躍升五十一倍,毛利維持九成以上。



作者:汪文嚎





三月十三日下午兩點多,許多記者匆忙趕到火窟世貿大樓。大家都是在一個小時前才接到緊急通知的電話,

卻不知究竟是什麼事。在三十三層樓上,記者彼此互相詢問打聽,彷彿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即將發生。



三點半,謎底揭曉,果然是震撼業界的大事:做少爺的金錢豹在董事長蔡亞倩的主導下,全體員工一同登台,

大跳肚皮舞,在場所有記者,無一不感受到人稱地上最強生物的蔡亞倩的經營智慧。



金錢豹去年七月五日上櫃時,首日就大漲一八二%,短短一週,

就從參考掛牌價五元攀升到十一日盤中最高價五百五十五元,股價淨值比一百一十一倍。

成立三年,擁有四.五代與五代少爺生產線八個廠,金錢豹今年就有機會成為全球前三大廠。



「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」

七年級前段的蔡亞倩外表看起來胸部很大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前凸後翹的神采。

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風雨飄搖。」蔡亞倩嚐了一口手中的布丁奶茶,摸了摸大肚青蛙,接著說。

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風雨飄搖,我依然相信,『你是豬啊你 』。」



蔡亞倩的座右銘是「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

「我想最重要的,應該還是家庭給我的影響。什麼?你問我後母的事情?你知道,在台灣嘛,

大家都有言論自由嘛,你要寫,我也不會、也沒有辦法阻止你。不過你想想,上次郭台銘去告聯合報的記者,

也不用告到倒,光是假扣押三千萬就夠了。我也不想跟郭台銘比較什麼啦,不過老實說,

我的錢好像也比郭台銘多那麼一點就是了。」蔡亞倩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

蔡亞倩出身於一個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家庭,父親是元斌,母親則是邢素蘭,

從小灌輸蔡亞倩傳統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丟到公海與砍掉重練,

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

蔡亞倩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

蔡亞倩便著手創辦金錢豹。



作為元斌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酒店,

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元斌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

壓力沈重的蔡亞倩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

在人的管理上,為了讓年輕人勇於嘗試,他樂於賦予年輕人重任,即便失敗,只要能有效衝撞組織,

帶動活力,就算達到目標。



總經理服部全藏說,進公司的時候,他才十四歲,就被派去管理金錢豹整個亞太區的生產業務,

當時蔡亞倩對他說,「無論成敗,我在乎的是你會不會成長。」蔡亞倩主張,

不要用犯錯扣分的方式來降低錯誤,而應該用加分法,以杜絕大家「多做多錯,少做少錯」的茍且觀念。



你死我活,夾縫求生

當時,有外資挹注的對手製造商傷天、害理,眼見金錢豹獲利驚人,馬上跟進搶食少爺大餅。

他們挾著多角化資源向金錢豹進逼,蔡亞倩回憶,傷天集團當時只要客戶買寒天雪莓娘,

少爺就打八折賣;害理更狠,只要買它的下水湯冰沙,乾脆直接送少爺。



「以前,我們碰到大的對手就繞路走,他打重量級,我就打輕量級。」現在,路沒得繞了,

對手卻要整碗捧走。「等於是直接到你家搬東西。」蔡亞倩難忘當時的慘況。



甚至,蔡亞倩最重要的副手孟加拉虎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

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少爺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

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小叮噹》。

「我一直在想,孟加拉虎最後在閱讀《小叮噹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

蔡亞倩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孟加拉虎,

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不但愛耍心機而且上完洗手間不沖水。」



「酒店就跟柔道一樣,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!」痛定思痛之後,蔡亞倩也對酒店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。

「但是,成功也不是一切。對我而言,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。」



蔡亞倩即將帶著金錢豹前往巴黎發展,設立新的少爺生產基地。



「一枝草一點露,最多兩隻手各拿一枝,兩枝草兩點露,你要一枝草吃很多露,往往到最後,什麼都落空,

就會吃不到露!」好友大青蛙以台語表達蔡亞倩的人生觀。



蔡亞倩不求快,但求穩,金錢豹看似大器晚成,但卻享受到最豐碩的果實。





文章產生處理器

http://zonble.twbbs.org/etc/bw.php














-----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