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邊愛著的是直子體內那個kizuki的靈魂碎片,還是愛著體內包含著愛kizuki的直子的靈魂?
直子愛著的是渡邊軀體內殘存的kizuki的回憶,還是愛著想要愛著保護著她的渡邊的執著?

其實他們或許都沒有愛過,又或是,回首才發現那個叫做愛?

聰明的那個人,其實可能只是把傷口看的更清楚的人而已,然後一直記著,那個痛。

『死不是生的對極,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』瀕死的小林父這樣說著。

然而有人延伸出這樣的相對論:
成功不是失敗的對極,而是潛存在我們的失敗之中...
 分手不是交往的對極,而是潛存在我們的交往之中...
 醒著不是睡著的對極,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睡著之中...

如果你說這是一本爛書,還是一本很沒趣的性愛小說,A書....。
我會說,這樣子的理解搞不好是幸福的。

我反而羨慕起這樣的人。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