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說,一年之後才要公開當初的遊記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那我現在就要做這件奇怪的事。
好似二十歲生日時,再慶祝十九歲生日一樣,就是不對了時節。

其實也不是要寫遊記,我早已將它付印於日記中,也無須再次複述。昨晚以為這段旅程已滿一年,豈知原來也只是快了而已,去年五月二十二日去的。前些日子洗了幾張照片,想想就把他們合在一起拍了。在此也只想寫些心情紀錄罷了。
糜爛的幾堆日子中難得一日的早起,一樣晦暗的小室中,一樣的寧靜中的小躁動,躁動聲總結束於木門啪的一聲響。307之後接著是台北車站的興奮期待。這些對於我是在一陣長灰之後難得的鮮明色彩,前晚我衷心期盼那一點點跳躍能洗刷掉一些沉重。

老天爺賜給我們一個藍天掛著大太陽的好日子。沿著鐵路旁的小碎石燥熱,像是要把那天空的藍熔化到地面來,往天空與平地的交叉那方向看去,像是要熔在一起了。拿著小時候的夢幻逸品冰棒條,這大概是我們能抵抗初夏的唯一武器,在尋找純樸蹤跡的旅途中,冷氣房卻是個不該出現的場景。放棄了更便捷的腳踏車還有機車,怠惰的我只好催眠自己用雙腳走出來的記憶會更為鮮明。

平溪的山坡房舍的排列,讓我不禁想到那個古城古街道,那天濕冷卻溫暖的空氣味道,真的是太像了。如果華燈點上,我想我會迷失誤以為自己又回到了那個時光,但是夏熱將我拉離那個初春的畫面,在賣天燈紀念品的店門口,我望著沿著斜坡上去的道路幻想,也許點上燈,多些人潮,我們可以回到那一天,回到我們還年輕的時候,回到我們還勇敢實為莽撞的時光。

桌底下貪吃的貓,是今天旅程的過路嬌客。那個追著火車跑,貪吃著青草人丟的蘋果麵包的小黑,催促著我們回家的路。天暗,我們跟今天說再會,跟今天平溪的藍天白雲說再會、跟96年5月22日的自己說再會。那樣很藍的天,五個女人的友情(另外一個在拍照。)五個女人的旅程,何時再見?

語畢,小七新出的焦糖布蕾拿鐵很不錯,咖啡香伴隨著這篇文章的完成。我希望322之後的台灣會很平靜。


旅行的意義。Pure Guitar

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