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我記得我的妻子身穿白紗的樣子,我記得她在婚禮上走向我,雙手抱著一束鮮紅色的捧花。我記得她生氣不理我的時候,身體僵硬得有如一塊石頭。我記得她睡覺時的呼吸聲。我記得雙手抱住她的感覺。我記得,我永遠記得,她為我的生命帶來了慰藉,也帶來了悲傷。我記得兩人共享的每一個陰暗時刻,至於那些光明的日子,我幾乎無法直接正面凝視。我努力記住她原本的樣子,而不是那個為了安撫我的悲傷而被我建構出來的形象。我發現,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當寬恕的慰藉漸漸沖刷掉我心上的裂痕和焦躁後,我越來越有這樣的體會-我發現,記住她原本的樣子,就是我能送給我們彼此的最佳禮物。』

一本近三百頁的文字,深情的丈夫尋找妻子的死因,回憶著過往、卻也越了解妻子真正的樣子,他發現,記憶著妻子最原本的樣子、愛著這樣的妻子,才是給妻子的死最好的尊重,以及給自己最好的慰藉。究竟,我們愛一個人是愛著自己幻想出來的對方?還是愛著真正的對方?或許,我們從不清楚地認識自己深愛的對方,只是拼命想要對方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,以為這才是真正的愛。又有多少人,可以在最初遇到符合自己百分百期望的那個彼方呢?

真愛,無須分說。真愛,是最原始。…

全站熱搜

sya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